珍惜靈性,呵護夢想-為藝考生保駕護航
位置:學習資料> 正文
懷素《自敘帖》臨創示范
2019-10-16 03:45:06     閱讀 (324) 微信關注:藝考VIP(藝考就上藝考VIP)    收藏:

 “粉壁長廊數十間,興來小豁胸中氣,忽然絕叫三兩聲,滿壁縱橫千萬字。”這是在形容狂僧懷素草書創作的鮮活場景,這種具有強烈節奏、激越高昂的草書創作狀態大約是目前市面上常可見到的極具表演性質的書寫者們能夠梳理到的草書創作狂妄心理存在的較早的理論源頭吧。不過中國古代詩家對一種現象包括藝術活動的描繪更多地來自聯想比擬,這是東西方文藝評析在本質上的區別。西方的藝術理論中常見的語匯也多與客觀的科學有密切相連。誰都知道不可能在三五聲中縱橫千萬字出來。況且,草書甚至其他書體的創作狀態卻是因人因時因地而異的。同為草書創作,當代“草圣”林散之在進行草書創作時的精神狀態是十分舒緩的,有研究認為林老的草書筆法是狂了,但字不狂。不管這種理論是否有其實踐和理論的根源,我們暫且不論,還是從對草書創作狀態的取法上看,不究原理,一味地“拿來主義”,不但不適合,相反會東施效顰,或者像邯鄲學步一樣,都不可取。

    可是,當我們面對客觀存在的狂草經典——《自敘帖》,其電閃雷鳴、疾風暴雨、瞬息萬變、精彩迭出而又法度井然、筆筆精到的作品的時候,不得不為懷素的驚人功力所折服。


懷素原帖

 


慶旭臨《自敘帖》

 


慶旭以《自敘帖》筆意創作作品


    懷素(725——785),俗姓錢,字藏真,永州零陵(今湖南長沙)人,后遷京兆(今陜西西安),唐代著名書法家。其活躍時期大致在大歷至貞觀年間,他是著名詩人錢起的侄兒。因家境貧寒,幼年出家為僧,《自敘帖》的開頭就有“懷素家長沙,幼而事佛,經禪之暇,頗好筆翰”的敘述。


    懷素是繼張旭之后又一杰出的狂草大師。“狂草”作為草書的一例,是大草的進一步延伸。傳統草書樣式有章草、今草之別。章草在漢代誕生,張懷瓘《書斷》中有:“王愔云:漢元帝時史游作〈急就章〉,解散隸體,兼書之,漢俗簡惰,漸以行之是也。此乃存字之梗概,損隸之規矩,縱任奔逸,赴連急就,因草創之意,謂之草書。”章草在書法發展史上,脈絡清晰,幾乎沒有旁生。西晉陸機的《平復帖》被奉為章草經典,后人無人企及,到明朝時章草有復蘇之象,如宋克的《急就章》,但無論從格調還是其他要素上看,宋克的章草已無漢代的古樸和率意了,這大約是歷史的審美傾向,或者是誰也逃脫不掉的時代原因?對比章草,今草的生命力卻異常活躍。它是在古草書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演變而來的,流行于東漢、盛于晉唐、時至今日,在書法創作領域依然備受書家珍愛。在今草的發軔期并無大、小之分,它只是區別于章草的一種稱呼而已,但到后來出現了一種形體稍大、線條連綿不絕、情緒更加奔放的草書樣式,為了相區別,就把前者成稱“小草”,后者稱“大草”,有時也叫“狂草”。“大草”與“狂草”的界限并不清晰,從草法上看,其用筆、結構大約相當,“狂草”的“狂”大多表現在情緒上的宣泄更徹底放逸、筆法的簡省更大膽無拘、節奏更加強烈、各種對比要素更加豐富多變等。
 

    再狂也要有筆法支持,而且是強有力的、精熟的筆法支持,不然只能叫“鬼畫符”。精熟的筆法需要苦練,古今概莫能外。懷素在草書學習上,用功極勤,這方面有許多傳說。如說他用廢的毛筆實在太多,就在山腳下把筆埋起來,且取名叫“筆冢”;又說他因貧窮,買不起紙,就廣種芭蕉,用蕉葉代紙,以供揮灑;芭蕉葉不夠用時,就用漆在木板上練字,久之,竟把木板寫穿……

    書法學習的成功,并不只是埋頭苦干,還需要勤于思考,懷素就從多變的夏云中受到啟發,寫出連綿游絲的線條,表現草書自然流動的美感。還有一點至關重要,那就是教師的正確指導,這種指導可為直接教授,也可為間接教授。合理的教學法(雖然古代在成為系統上并沒有,但它的聯想比擬和藝術實踐卻能讓后學者深切地感受到)對學生在書法學習的軌道上可以避免彎路,成效顯著。

    對懷素草書筆法有影響的主要是兩個人,鄔彤和顏真卿,此二人皆為張旭嫡傳弟子。陸羽《僧懷素傳》記載鄔彤對懷素說:“草書古勢多矣,惟太宗以獻之書如凌冬枯樹,寒寂勁硬,不置枝葉。張旭長史又嘗私謂彤曰:‘孤蓬自振,驚沙坐飛,余師而為書,故得奇怪’,凡草圣盡于此”。 懷素聽完鄔彤的話連叫數十聲說:“得之矣”。顏真卿對懷素草書也有重大影響。懷素曾在大歷七年(772)秋日于洛陽拜見顏真卿,此次洛陽論書,陸羽在《僧懷素傳》有記載。二人的對話機鋒迭出,其所涉及的“古釵腳”、“屋漏痕”、“壁拆之路”等已是書法史上經典筆法的代名詞。顏真卿對于懷素也是非常賞識和推重,從其為懷素所編的《懷素上人草書歌集》作的序文可見一斑:“開土懷素,僧中之英,氣概通疏,性靈豁暢,精心草圣,積有歲時,江嶺之間,其名大著……”

    《自敘帖》書于大歷十二年(777),內容為懷素自敘學書的經歷。雖名為自敘,卻更多的是引用別人的贊語作為文章的主要內容,首先推出顏真卿的草書歌序,接著引用張謂、王邕、朱逵、盧象、許瑤、戴叔倫、竇冀、錢起等人為他所作的詩歌加以解說。如此自敘,可謂狂也。難怪錢起在《送外甥懷素上人歸鄉侍奉》里寫道:“狂來輕世界,醉里得真如。”

    《自敘帖》為紙本墨跡,縱28.3厘米,橫755厘米,136行,每行字數不等,共698字。《自敘帖》傳世墨跡有數本,以藏于臺北故宮博物院完整不缺本(前六行為北宋蘇舜欽補書)為常見。刻本有數種,如“水鏡堂本”、“西安本”、“長沙綠天庵本”、“蜀本”等。懷素的《自敘帖》和張旭《古詩四帖》一樣,都代表著狂草藝術的最高水準,是狂草成熟時的巔峰之作,在書法發展史中是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

    從技法層面分析,《自敘帖》從用筆(筆法)的豐富性上看,顯然不及《古詩四帖》,《自敘帖》中運用最多的是單調的篆書筆法——中鋒圓線。對于豐富藝術效果的其他筆法如提按頓挫等幾乎被排之門外。但這并沒有降低其在書法史上的分量——“懷素犧牲了筆法運動形式的豐富性,換取了前所未有的速度和線條結構不可端倪的變化。”(邱振中)提按頓挫勢必影響速度,結構的豐富變化多來自下意識,而非我們奉為玉律的“匠心安排”。下意識又常常與快速度連為一體,這是一種藝術的自由狀態,“這種自由使線條擺脫了習慣的一切約束,使它成為表達作品意境的得心應手的工具。線條結構無窮無盡的變化,成為表現作者審美理想的主要手段。它開創了書法藝術中嶄新的局面。”(同上)在《自敘帖》中,原本具有獨立意義的點畫和字形本身價值已經退讓到次要地位,而變成了整體作品效果構成的重要元素。

    在行氣方面,《自敘帖》常偏離中軸,以字字交錯的不平衡代替“二王”以來的通過中軸線貫氣的平衡方式。這種曲折的行式變化,隨著字形的大小、斜正對比渾然一體,使險勢頓出,整體上看有強烈的動感,富于生命力。后世的狂草大師像黃庭堅、祝允明等人從中受益不少。
《自敘帖》為狂草經典,字數又多,所以古往今來,曾“引無數英雄競折腰”,但其真髓卻不易獲得。我們在臨習時要注意以下幾點。

    一 先單字研究。熟悉草法,逐一研究,絲毫不放過。草書中每個字都有其固定的草法,在熟悉草法的基礎上,才能“狂”起來。要注意草法的精準性,對一些含糊不清的字例,通過查草書字典,熟悉原理,然后加以合理變通。

    二 再進行行氣章法訓練。分兩步走,開始還是亦步亦趨,少數字組合訓練。在注意單字草法、筆法的同時還要講究變化,如字形大小、線形粗細、結構開合、重心偏移等,又如行軸線的走向、傾斜變化、字連方式的虛實變化、行間距空間構成的變化等。熟練之后可從大局著手,以其富于特征的篆籀筆法,大膽下筆,在快速運行中要信念堅定,隨性而去。雖然如此訓練也許可能導致風格不合,但可避免草書練習中最忌的拖泥帶水、猶豫不決、行氣不暢等毛病。當筆性順暢,下筆無礙時再回過頭來細致讀帖,精細地通臨幾通,《自敘帖》中的一些基本技巧就會有所掌握。


來源:內容出自互聯網

本文網址:http://www.upphcg.live/course/8831.html

免責聲明:

(一) 由于各方面情況的調整與變化,本網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相關信息敬請以權威部門公布的信息為準。 (二) 本網未注明來源或注明來源為其他媒體的稿件均為轉載稿,免費轉載出于非商業性學習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內容、版權等問題,請通過郵件的方式與本網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我們將會在收到郵件后24小時內進行處理。
藝考VIP-藝考就上藝考VIP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 今晚